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6586|回复: 0

钱钟书的几种日记

[复制链接]

222

主题

239

帖子

936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936
发表于 2017-5-31 19:39:1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钱钟书先生早在上中学的时候,就已经开始写日记、读日记、评日记了。在桃坞中学上初中时,钱钟书常被校报约稿,情急之中就以自己的读书笔记去应付。钱钟书先生早年曾写过一篇《〈复堂日记续录〉序》,文中写道:“睹记所及,湘乡曾文正、常熟翁文恭、会稽李莼客侍御、湘潭王壬秋检讨,皆累累挟数十巨册,多矣哉!”由此可见,钱钟书先生那个时候就已读过许多名人日记。
一九三四年,钱钟书先生在《北游纪事诗》自注内说:“原念(廿)二首,今录念(廿)一首,本载日记中,故略采本事作注以资索引。”一九三五年二月二十一日,钱钟书的父亲钱基博先生在《读清人集别录》的引言中写道:“儿子钟书能承余学,尤喜搜罗明清两朝人集。以章氏文史之义,抉前贤著述之隐。发凡起例,得未曾有。每叹世有知言,异日得余父子日记,取其中之有系集部者,董理为篇。乃知余父子集部之学,当继嘉定钱氏之史学以后先照映;非夸语也!”由此断定,钱钟书先生早就有记日记的习惯。

纵观钱钟书先生的一生,他的日记,主要可以分为以下几类: 一是留学前夕日记。钱钟书先生一九三五年考上公费留学前数十年间的日记,至今仍在杨绛先生手中。据无锡博物院常务副院长陈瑞农先生回忆,一九八一年盛夏,他在无锡“二清办”发现十七册钱钟书先生遗失的日记,这些日记全部手写在毛边纸、大八开本上,每本由主人精心装订而成,封面左下部款署“钱钟书”。日记以毛笔书写者居多,从内容上看,是钱钟书先生一九三五年留学前数十年间的日记,包括他为父亲钱基博代笔给钱穆《国学概论》作序的经过、他在清华大学攻读以及和杨绛相识相知的过程……内容宏富,相当可观。

二是留学英法日记。钱钟书先生在留学英法时,曾不厌其烦地在日记中记下了他与杨绛的读书、生活细节。杨绛回忆,她在牛津时“有些小小的‘歪学问’,常使钟书惊奇”。“一次钟书把我背的词和他刚读到的对比,一字不错,就在日记上说我想‘胜过’他呢。当然是胡说。我读了诗话、苏东坡‘众星烂如沸’句,被诗话作者打杠。我不服,钟书和我所见恰好一样。我读雪莱(Percy  Byssbe  Shelley)诗,有一句也是‘鸟鸣山更幽’的意思,他十分赞成,也记在日记上了。” 钱钟书、杨绛每年年终,还要统计各人这一年内的读书情况。一九三五年年终统计结果,两人所读的书册数量相当,但钱先生读的全是大部头书,杨绛则把小册子也算一本,钱读的中文书全不算,杨绛全算。钱钟书先生便在日记中写道:“季承认自己‘无赖’。”等第二年杨绛怀孕之后,她读书的时间就更少了,年终结算后,钱钟书先生又在日记中写道:“晚,季总计今年所读书,歉然未足。”在牛津时,杨绛总管财政,钱钟书先生见了好书,总想买下。杨绛怕书多难以带回,只说等下次吧。有时,“下次”书卖掉了,钱钟书先生便在日记上发牢骚道:“妇言不可听。”

三是昆明日记。一九三八年,钱钟书先生回国到西南联大任教,夫人杨绛与女儿均不在身边,他给杨绛写信很勤,还特地为杨绛写下详细日记,抒发他对杨绛及女儿的思念。遗憾的是,这些日记在搬迁过程中意外丢失,使钱钟书先生和杨绛女士深感痛惜。一九七七年后,杨绛的堂侄阿虎忽然从上海将钱钟书先生的昆明日记挂号寄到北京,却已腐蚀,“一页页结成了块,无一字能辨认。”迫使钱钟书先生和杨绛女士把它毁掉。

四是《容安馆札记》。一九五二年院系调整,钱钟书夫妇同被调任文学研究所外文组研究员,他们的家便从清华搬入中关园。房子不大,钱钟书先生就用一个屏风从客堂一端隔出一间小小书房并命名为 “容安馆”。《容安馆札记》就是这时候开始写的。这是钱钟书先生解放后日记的主要组成部分。开始,钱钟书先生把中文笔记和日记写在一起,但在思想改造运动时,传闻学生要检查他的日记,他便不得不把日记部分剪下毁掉。风声过后,钱钟书先生又以此种形式写了起来,其中不乏生活细节。如“丙午(一九六六)正月十六日,饭后与绛意行至中山公园,归即卧病,盖积瘁而风寒乘之也。嗽喘不已,稍一言动,通身汗如濯,心跃然欲出腔子。《明文授读》……每夜劳绛卧起数回,真所谓‘煮粥煮饭,还是自家田里的米,有病还须亲老婆’也。……余今岁五十七,亦自拟颦儿呻吟气绝状,皆笑枋耳。病榻两梦圆女,渠去年八月赴山右四清,未返京度岁。”二月初六日书:“起床后阅《楚辞》自遣,偶有所得率笔之于此。”

“文革”开始后,政治运动虽然层出不穷,钱钟书先生和杨绛女士却并未因此而间断工作。钱钟书先生总能在工作之余偷空读书、写日记,只是因为胆小,销毁了一部分更私密的日记。 五是“备忘而代笔谭”。文革以后,钱钟书先生走上前台,跟随社科院几次外访,并且开始成为焦点。一九七八年九月,钱钟书先生随团去意大利参加欧洲汉学家第二十六届大会,一九七九年四、五月份,随团访美,一九八0年十一月,随团访问日本。在这几次出访的过程中,钱钟书先生并不往家寄信,而是写长达一个小本又一个小本的日记。这些日记,所记的全是访问途中的所见所闻和对杨绛及女儿的思念之情,内容十分详细,回国后亲自面交杨绛,让杨绛从日记中去了解他的访问见闻和思亲之情。

如果杨绛女士出访,钱钟书先生在家,他每天也会写下家中琐碎,称为“备忘而代笔谭”日记。女儿钱媛常常插上几句评语附识,留待杨绛回来后看。这种琐琐碎碎的记录,被钱钟书先生和杨绛女士称为“石子”,比作潮退潮落滞留海滩上的石子。他们偶然出门一天半天,或阿媛出差十天八天,回家必带回大把小把的“石子”,相聚时搬出来观赏玩弄。 晚年的钱钟书先生,尽管身体不好,但写日记的习惯并未改变。他一生的日记若能汇集成册出版发行,将是后世学人及“钱迷”手中的一大珍宝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服务支持:DZ动力|修身修心网 ( 京ICP备08004872号-2 )

GMT+8, 2019-11-20 12:07 , Processed in 0.058434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